盐城市生活网
当前位置 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漱玉泉前说易安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2020-05-21 03:59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作者:李硕儒

春末某日,微雨,慕名趋访趵突泉。走入园中,只见柳舞泉飞,雪涛盈尺,趵突葳蕤,无论松、柏、柳、榆,还是梧桐、银杏、紫杉,在雨中都绿了长天,翠了花间。加之叮咚泉声、珠玑倒飞般的飞瀑,霎时将人掷入一个梦幻世界。置身其间,不由得想攀爬山巅,醉卧泉畔,观细雨颜色,听泉水诉说。

往访泉城济南者,自然不能不去闻名遐迩的“天下第一泉”趵突泉,凡爱古诗词者,除了想去一览它的美泉美园之外,更想一睹“词国皇后”李清照故居的模样,追寻那些诗词、诗思的诞生地。

泉音淙淙,雨丝绵绵,过柳絮泉,逶迤东行,即来到漱玉泉。漱玉,漱玉,只见那清冽泉水自内至外跌落石上,水石相击,淙淙有声,犹如漱玉,相传这里曾是词人昔时故居。

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

见客入来,袜?金钗溜。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心随词走,眼前似乎出现了少时的李清照。或许春末某晨,词人荡罢秋千,即见一客来访,她来不及穿鞋,来不及整钗,即匆匆跑入门内,可又舍不得那青梅芳香,匆忙中还倚门回首,闻闻那青梅的余韵。

卖花担上,买得一枝春欲放。泪染轻匀,犹带彤霞晓露痕。

怕郎猜道,奴面不如花面好,云鬓斜簪,徒要教郎比并看。

此词所写应是词人新婚不久,其夫赵明诚在别处为官,闲时才返家探视几日。许是明诚就要到家,词人买得一枝春花,斜插鬓边。花美?还是人美?新婚夫妇,青春岁月,才郎儒雅,才女妍艳,其闺房之乐中有诗文,有金石,有书画,有诗意的怡乐。

明诚在外为官聚少离多,词人独守闺中,怎能不生出无尽的思念和闲愁!于是以《醉花阴》遣怀:

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。

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雨仍在下,杨柳飘荡,晚春的清风带来一股清凉。词人虽饱经离愁,也该是苦中有甜,就如这吹拂在身的清湿的风。

后来的日子,亡国、丧夫、被盗、再嫁、离异、坐监……然而,大义挺孤弱,苦难化诗魂,国破家亡的悲情升华为她对江山社稷、为事为人的哲思,写出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

绍兴二年(1132),南宋建都临安,她也在此安住下来。此时之诗词已自从前的青春婉约转为凄怆沉郁,最具代表性的即是传诵不衰、催人泪下的《声声慢》: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

这期间,她创作丰饶成熟,吟尽离情别绪之心,抒尽乡愁思恋之情,如《武陵春》中的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”,《点绛唇》中的“人何处?连天衰草,望断归来路”,《蝶恋花》中的“惜别伤离方寸乱。忘了临行,酒盏深和浅。好把音书凭过雁,东莱不似蓬莱远”……大约1156年前后,她孑然一身,在诗酒相伴下,客死临安,享年71岁。据《宋史?艺文志》载,她曾给后人留下《易安居士文集》七卷、《易安词》八卷,可惜大多遗散,现存仅有《漱玉词》辑本,约五十首左右。

或许天公知我心,也在同吊李易安?园中仍是愁云,薄雾,雨丝缠……不觉间,我已离开漱玉泉,心中却仍想着世间诗人命运。青年时好诗,尤喜拜伦、雪莱、缪塞、普希金、莱蒙托夫……他们才情不凡,诗作传天下,却又命途多舛,大多精灵般人间一闪,即殒命地下。屈原、李白、杜甫、苏轼、李清照、纳兰性德,又有哪个不是在流离中生,在苦难中吟?

仰天接雨,雨丝如泪,思绪又回到李易安身上,吟道:

细雨婆娑趵突泉,

千回百转访易安。

赋罢新诗常醉酒,

且将心泉浇诗泉。

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5月15日 15版)

  • 最热文章

旅游新闻      财经资讯      社会文化      汽车资讯      科技前沿      法律在线      教育新闻      女性生活      大咖名流      时尚新闻     

Power by DedeCms